昔日盤踞在常德市區的“視頻組”就藏匿在這一片民房當中,非常隱蔽。 記者 戴鵬 攝
製圖/楊誠
  邪惡“全能神”   
  頻釀殘忍命案
  6成員製造招遠血案
  今年5月28日,山東招遠,6名“全能神”成員在麥當勞餐廳向正在就餐的吳碩燕索要電話號碼,遭拒絕後,將其殘忍毆打致死。
  企圖退教孩子被害
  2010年期間,河南一名“全能神”信徒企圖退教,孩子被“全能神”教徒報複殺害,併在遇害兒童的腳心處刻上閃電標誌。
  信徒因降級殺死女兒
  2011年1月10日,河南蘭考谷營鄉,因女兒出生導致無法外出傳教而被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降級,女子李桂榮用剪刀剪斷了自己近兩個月大女兒的喉嚨。
  邪教血案
  震驚世界
  人民聖殿教:900教徒自殺
  1978年11月18日,美國邪教組織人民聖殿教教主瓊斯面對圍剿,下令所有追隨者集體自盡,900多名成員喝下摻有氰化物的葡萄糖飲料集體自殺。
  奧姆真理教:地鐵內毒氣殺人
  在1995年3月20日上班高峰時段,東京地鐵內發生沙林毒氣殺人事件,導致12人喪生、數千人中毒,而這起事件正是邪教奧姆真理教有意為之。
  “上帝十戒”組織:778人自焚
  2000年3月17日,烏干達,邪教組織“恢覆上帝十戒運動組織”首領組織“集體自焚”,包括78名兒童在內的所有信徒均被熊熊烈火活活燒死。遇害的教徒人數達到778人。
  他們反偵查能力極強,聚會地點保密,並且隨時更換;
  他們之間,從不留真實姓名,只有代號;
  ……
  他們是“全能神”的信徒,一群癲狂而失去自我的人。
  招遠血案,舉國震驚,“全能神”邪教亦因冷血事件成為焦點。
  早在1995年,它就被我國政府確定為邪教組織。經多次打擊,該組織一度轉入地下。
  此前,“全能神”雖早被封殺,但依然宣稱在全國多數省份建有組織,教徒眾多。
  更鮮為人知的是,此邪教的不少教眾,其實就隱身在我們周邊。
  三湘華聲全媒體
  記者  戴鵬
  今年1月18日,常德武陵區,在一處邪教視頻製作窩點里,警方抓獲多名“全能神”組織骨幹成員。
  這是湖南警方破獲的首起“全能神”邪教專案,這個窩點也是湘西北地區規模最大的邪教視頻製作點。
  記者調查發現,在常德,“全能神”邪教按地域分為“常南小區”和“常北小區”兩大教會小區,教會分佈在8個區縣和鄉鎮。而僅“常北小區”所轄邪教教會就有近40個,信徒達1400餘人。
  “最大的視頻窩點”
  地點常換,成員常換
  因為對手的行蹤隱秘,這次行動前,常德武陵警方已偵查一年多。 
  “全能神”內部稱該窩點為“視頻組”。它專門負責視頻搜整與編製,並接收“上級”傳來的電子資料。
  去年10月,“全能神”常德地區骨幹成員在賈家湖租下這處民房,參加製作的成員也是重新選配的。
  此前,該“視頻組”已連續更換多地,並且製作成員也隨時更換,以求安全。      
  在該窩點,警方搜查出各類邪教視頻光碟、邪教書刊、各類手寫或打印的文章、各種電子儲存設備以及電腦等用於製作視頻的工具,裝滿20袋。
  此外,他們還向其他地區的邪教組織提供製成的視頻,“規模在湘西北地區最大”。    
  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
  生活兩月,名字不知
  6月7日,記者來到位於常德市區賈家湖社區附近的昔日窩點。
  這是一幢處在城中村中心極不起眼的民房,“視頻組”曾在此租下兩層樓,樓下是生活區,樓上是視頻製作區。
  常德武陵警方搗毀的邪教“視頻組”,由5名核心成員組成。而兩個多月里,他們每天生活在一起,但互相間甚至連對方的真實姓名與年齡都不知道,“平時只以‘智慧名’相稱”。
  “全能神”邪教要求每個信徒都接受一個“神賜”的“智慧名”。他們規定:交流中, 禁止詢問真實姓名。
  “視頻組”中一人自稱“覺悟”,她負責為成員做飯。她告訴記者,自己從2012年下半年開始加入“全能神”,一年來參加過許多聚會,見過許多信徒,但各自都不知道真實情況。
  “覺悟”說,信徒只能瞭解自己所做的,對其他不同等級的信徒,他們在做什麼,是什麼人,一律禁止打聽。
  “最莫名的謠言”
  移花接木,拼成“事實”
  警方查獲的大量反動視頻里,一段名為《沒有“全能神”的看顧就沒有我的今天》的視頻內容中,將警察抓捕暴力歹徒的鏡頭,謊稱為警察肆意開槍虐殺無辜。
  這些反動視頻,內容移花接木,除了由“上級組織”提供的素材,竟還能看到從影視劇中截取的鏡頭,在經過技術處理後,他們宣稱這就是“真實事件”。
  此外,該邪教組織在傳遞關鍵信息時,還設置暗號。比如:成員被捕稱為“住院”;被警方或政府取締的教會叫“出環境”;學習“全能神”相關的反動書籍則稱為“交通”。
  在組織內部,一級組織通過專人利用紙條單線聯繫另一級組織,紙條的內容和保管都有專人負責。
  組織
  八大層級,防範森嚴
  這次行動中,除了抓獲“視頻組”的五名邪教成員外,還有四名骨幹落網。供述令該邪教的組織架構清晰浮現。
  “全能神”組織總共分為8個層級(見圖)。
  小區和教會一級的組織頭目稱為“帶領”,負責該級組織的所有工作。此外,還設事務組,負責內部信息傳遞、書籍發放、信徒奉獻物資的保管記錄,以備“帶領”檢查。
  此外,在教會中,還設有一線和二線成員負責發展新信徒。他們當中,有人指揮、有人配合、有人跟蹤,還有人在聚會時望風,分工明確,旨在拉攏更多信徒。
  提醒
  識別邪教慣用手法
  (一)偷梁換柱,裝神弄鬼
  他們往往利用群眾對基督教不甚瞭解的情況,先是讓被吸收的成員認為自己信仰的是基督教,隨後一步步偷換概念,誘導信徒接受“全能神”。
  (二)暴力威脅,色情引誘
  “全能神”在拉人“入教”的過程中,往往採取綁架、非法拘禁、投寄恐嚇信等形式,迫使群眾“入教”。為拉攏有職務的宗教界人士、政府幹部等重點對象,“全能神”成員還不惜以色情引誘。
  (三)大肆宣揚“世界末日”
  為營造恐怖氣氛,“全能神”大肆散佈“世界末日”謠言,只有相信“看得見、摸得著的實際的神,才能得到拯救”,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“閃電”擊殺。 
  自曝
  入教要寫毒誓,堅信退教會死
  “必須忠誠,如果退教或背叛,我肯定會受到最嚴厲的懲罰。”信徒徐湘桃說。
  她說,新成員入教,必須舉行儀式,儀式的內容就是寫下一份保證書。保證書上,得表明對“全能神”的敬仰,還要表明決心。表明決心的方式,是在保證書上寫下毒誓。
  經過邪教思想洗腦後,徐湘桃認為“‘全能神’是全能的,所以你不能退教、背叛教會。以前有人要退教,孩子就遭了報應,被閃電劈死了。”
  記者隨後查閱資料發現,徐湘桃所說的被閃電劈死,是一場癲狂的報複:2010年,河南一名“全能神”信徒企圖退教,他的孩子被教徒殺害。他們還在遇害孩子的腳心上刻上了閃電標誌。
  面對面
  癲狂信徒幕後的洗腦模式:入教須寫毒誓,眾多家庭因此破碎
  “如果我不聽話,出門就會死”
  ——在他們眼裡:只有成為“全能神”的子民,才能得到“神”的庇護:生病也不用就醫,工作可以拋棄,一切都聽從“全能神”的旨意。
  新成員入教,須寫保證書,並寫下毒誓:只要退教或背叛,便會遭到最嚴厲的懲罰。 
  若不信,若抵制,你或會被“全能神”的信徒稱為“撒旦”或“惡魔”等,即使你是他們的家人子女。蠱惑之下,信徒拋家棄子,以各種方式發展新成員來完成“全能神”交代的任務。
  有病不醫
  信“神”不求醫
  癌症成晚期
  6月7日晚,常德城郊一幢破舊的平房裡,癌症晚期的黃菊芳躺在床上。她的救治黃金期早已錯過。
  她曾是虔誠的“全能神”信徒,此時已奄奄一息,疼痛難忍,身軀佝僂,連呻吟都艱難。
  張燕和婆婆黃菊芳去年接觸“全能神”,一開始,她覺得這組織沒什麼不好。去年下半年,一直有胃病的黃菊芳常噁心、嘔吐,短短幾個月,體重也從140多斤下降到只有110多斤。
  張燕本來要帶婆婆到醫院做詳細檢查,可黃菊芳說教會的“帶領”告訴她:一切都是“神”的考驗,只要成為“全能神”的子民,她可抵禦一切疾病。
  張燕起初將信將疑,但其他信徒給她講述了太多“神跡”。他們傳言:得乳腺癌的信徒,在庇護下,沒到醫院就痊愈了;一次重大車禍中,僅幸存了“神”的子民,其他不信的全部遇難。
  “許多信徒都在傳,惟妙惟肖。‘神跡’聽得多了,也就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。”張燕說。
  黃菊芳的病情漸重,當張燕恍過神時,已病入膏肓。
  有家不回
  一家三口信教
  支離破碎
  6月8日,常德廬荻山鄉。一棟破舊的三層農家小樓,守著這棟小樓的只有年近七十的王東寅夫婦。
  這原本是個幸福之家,“全能神”讓幸福支離破碎。兒子王銀入教後開始好吃懶做,兒媳何莉因傳教已不知所蹤,26歲的孫子王俊因為是邪教骨幹成員,還羈押在看守所,等待判決。
  王東寅說,孩子們的品性都不壞,此前一家人在鎮上經營一家五金店,因為兒子、兒媳待人誠懇,生意不錯,他們也曾想把生意做得更大。
  三年前,兒媳何莉加入“全能神”後,家中翻天覆地。根據教會安排,何莉主要從事“傳福音”的工作,就是發展新成員。
  王東寅說,何莉開始向家人下手。她利用一切家庭聚會的時機,向親戚朋友宣講,也常賴在親友家中,對方不入教,她就不走。最終,丈夫與兒子先後入教。
  此後,生意不做了,家也不回了,甚至連手機都不用了,到處傳教。“我們都已經快一年沒有兒子、兒媳的消息了。”王東寅抹著眼淚說。
  有兒不見
  拋夫棄子
  “他們是惡魔”
  徐湘桃,女,52歲,小學文化,無業,家庭並不富裕。
  28歲的兒子,在廣東工作,為能多賺錢,從大學畢業參加工作開始,每年春節,都在單位加班,2014年春節,兒子下決心回常德老家陪父母過年,徐湘桃卻因為“全能神”的指示,整個春節都不見人影,家人也無法聯繫上,沒有人知道她在做什麼。
  記者瞭解到,徐湘桃在教會中的職務是“事務長”,記載有邪教內部信息的紙條由她來傳播,反動書籍的發放、教會成員奉獻的物資都由她負責。
  記者見到她時,她正頭頂著毛巾,站立在床邊向“全能神”禱告。她對記者說,“我是‘全能神’的子民,一切行為都要按‘神’的旨意,每天要向‘全能神’彙報”。
  被問及怎樣才能成為“全能神”的人時,徐湘桃說,對神要不斷地奉獻,有錢的出錢,沒錢的出物資,沒錢沒物,那就要為“神”工作。
  “不信‘神’的人,就是撒旦、惡魔,哪怕是你的丈夫、孩子,都不要去接近!因為他們都會受到‘神’嚴厲的懲罰。”徐湘桃眼神漂浮,卻語氣堅定,“如果我不聽‘全能神’的話,你信不信,我今天連這個門都出不去就會死。”
  (因此案仍在偵辦中,本文當事人姓名均為化名)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zc90zcqqd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